<th id="qwkaa"></th>
<dd id="qwkaa"><track id="qwkaa"></track></dd>
  • <dd id="qwkaa"></dd>
  • <button id="qwkaa"><object id="qwkaa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qwkaa"></th>
  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

    【全球新要聞】傳統戲曲與流行音樂的融合創新何以“雙向奔赴”

    來源:文匯報 黃啟哲     時間:2022-11-02 17:07:02

    這幾日,兩首戲曲與流行音樂結合的作品,通過綜藝節目走入大眾視野。先是在《我們的歌》第四季中,流行歌手張淇與蕭敬騰分別用生旦戲腔合作一曲《武家坡2021》,借戲曲元素來為流行音樂舞臺帶來驚喜。緊接著是央視綜藝《拿手好戲》中,音樂劇演員蔡程昱和鄭棋元合唱一首昆曲與說唱混搭的《好姐姐》。兩個舞臺作品引發全網熱議,前者更是在節目播出次日先后沖上抖音、快手熱搜榜,歌曲則登上QQ音樂飆升榜第一位。觀眾被流行歌手、音樂劇演員誠懇學習傳統文化后帶來的精彩演繹所感動,同樣也為兩首歌將戲曲與流行樂碰撞出的驚艷效果所震撼。


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巧合的是,兩首歌的原創者均來自上海?!段浼移?021》的詞曲作者是上海戲劇學院戲曲學院在讀研究生李政寬。而《好姐姐》則出自上海昆曲領軍人物張軍與流行音樂制作人彭程合作的專輯《水磨新調》,推出的十年間持續被影視使用、綜藝翻唱。一直以來,雜糅戲曲的流行音樂作品不在少數。其中,有的在資深戲迷與青年受眾中呈兩極化反饋,賺了流量輸了口碑;有的則在融合混搭中“四不像”,漸漸沒了聲量。如何能讓傳統戲曲與流行音樂真正實現“雙向奔赴”?回溯這兩首口碑熱度雙贏作品的創作之路,可以窺知一二。

    《武家坡2021》:從音樂到主題的“剔骨存肉”

    如果不特別說明,很難想象這首《武家坡2021》出自一位95后戲曲人之手。李政寬雖不過二十多歲,可他自小學戲,師從麒派,又對汪派頗感興趣,后改學戲曲導演,“龍猛寺寬度”的網名也小有名氣。他之所以持續探索京劇音樂上的創新,是因為他相信:向當下年輕人普及、宣傳戲曲,就要從它的音樂入手。

    “最早是用吉他玩京劇,將《四進士》《華容道》等京劇劇目的經典唱段改編成民謠?!边@一階段,他保留了京劇板式結構,輔以吉他或其他西洋樂器伴奏,帶來新的體驗。但很快他便不再滿足于此,開始“剔骨存肉”——拋開西皮二黃的結構,轉而用流行音樂的框架去“糅”出一首全新的作品。于是有了《武家坡2021》《彼時四郎嘆》等一系列全新作曲作詞編曲的歌曲。不過,李政寬的演繹在唱腔、發音上都較嚴謹地遵照了戲曲音樂的基本規律,有意識地與一些流行“戲歌”保持距離。他知道,如果只有粗糙的戲曲元素拼貼,演唱不過模仿戲腔,不顧尖團音的區分,乍聽之下或許旋律好聽,可經不起細細品味,更難以引領聽眾感受傳統戲曲音樂的精深美好。

    當然,《武家坡2021》能夠打動聽眾的,并不只是音樂層面的融合,還有對傳統戲主題的“改寫”?!段浼移隆吩臼蔷﹦〗浀鋭∧俊都t鬃烈馬》中的一折,講述的是薛平貴得王寶釧鴻雁傳書,告別代戰公主在武家坡與王寶釧相遇。久別重逢,薛平貴不敢貿然相認,直至試探得知對方堅守貞節,苦守寒窯十八年,方才賠訴前情相認。有意思的是,幾乎同一時間,這段老戲情節在網絡掀起討論——放在今天的社會環境與價值觀中,薛平貴的試探之舉遭到不少網友的質疑。于是,李政寬選擇以薛平貴的歉疚起筆,唱的是“可憐你守在寒窯,可憐你孤孤單單”,嘆的是“我不該心起疑竇,我不該口吐輕言”。盡管歌詞里依舊有“八月十五月兒圓”等老戲唱詞,卻在騰挪中唱出了薛平貴的真摯與誠懇。而經《我們的歌》改編,蕭敬騰反串旦角王寶釧與“薛平貴”張淇對唱,更具戲劇性的同時,也讓這份單向的剖白,有了情感的回應。

    能誕生這樣的作品,正是海派京劇面向市場開放創新的態度給了李政寬底氣,“我和京劇是平等的,它不是供起來的古董花瓶,而是拼裝機器人。我依舊是以創作藝術品的心態雕琢,但手法是自由的?!?/p>

    《好姐姐》:哪怕“一字未改”,十年后依舊先鋒

    如果要將戲曲不同劇種與流行音樂混搭難度排個次序,有著“百戲之祖”之稱的昆曲是公認最難“逾矩”的之一。這不僅因為古老悠久的歷史,也因其戲曲音樂本體有著嚴格的曲牌制式。因而當綜藝《拿手好戲》改編《牡丹亭》,將這支《好姐姐》大膽融入說唱,讓不少年輕觀眾驚呼“驚艷”“時髦”。殊不知,這已是十年前的先鋒探索。

    能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、甚至依舊引領風潮,源自創作者對于昆曲“一個字都不能改”的敬畏之心——整張《水磨新調》融入電子、說唱等各種西洋流行樂元素,但改變的只是編曲,在昆曲唱腔唱詞上做到了“一字不改”。

    還記得最開始受到張軍邀約做《水磨新調》,彭程興奮不已。要知道早在剛接觸昆曲之時,他就暢想如果為昆曲伴奏的不是笛師鼓師,而是流行樂隊,會是怎樣一幅光景??烧嬲指木?,卻越做越有敬畏感,改編一首曲子往往要花上一個月的時間,更不用說大量失敗的嘗試?!坝行└木幘幥鷷r覺得不錯,可錄制的過程發覺不合適,不然也不會在十多年間就攢出十幾首?!迸沓谈嬖V記者,十年間,他和張軍一直想要繼續擴充“水磨新調”這個系列,可進展很慢。更不用說,投入市場的十年間,盡管持續獲得一些業界人士與聽眾戲迷的認可,這之中也夾雜著爭議,令他站在今天回看十年前的作品,也會感慨“當時膽子怎么那么大”。

    不管外界如何評說,早年玩爵士、做說唱樂隊的75后彭程卻由此展開一條發展中國傳統音樂、挖掘拯救原生態非遺音樂之路?!白觥端バ抡{》對我從事行業的觀念有很大的沖擊。中國的音樂工作者就是要探索中國的音樂,而過去積累的西洋音樂經驗可以為我所用。世界的潮流就是融合,今后將很難定義某首歌具體是哪一種類型。而在戲曲等中國傳統音樂與流行樂的融合中,一定會誕生新的類型。我所要做的,就是爭取更多人來關注到中國的傳統音樂、非遺音樂,剩下的就交給時間?!?/p>

    由此看來,95后與75后秉持的創作理念或大相徑庭,但不管流行音樂創作者跨界時所抱有的絕對“敬畏之情”,還是戲曲新生代試圖創新發展的平等“相處之心”,他們致力于實現傳統戲曲與流行音樂融合的理想和目標“殊途同歸”——探索讓傳統戲曲與流行音樂“雙向奔赴”的過程中,令戲曲真正“活”在當下,讓更多人由此感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美。

    而網友“白熊的忍者鏢”一段獲得網友萬余次點贊的評論,也印證著他們的努力得到了回響:“你以為唱機里咿咿呀呀的戲曲只是爺爺的最愛,后來你的耳機里住了《武家坡》你說真好聽。你把這叫創新,但其實都一樣,攝人心魄的還是文化的根脈。爺爺帶著唱機走了,你聽著歌渡舟來到下一個時代,江水湯湯,一頭是古一頭是今,歲歲年年人不同,江水卻依舊浩蕩。這份浩蕩,就是文化?!?/p>

    標簽: 流行音樂 戲曲音樂 我們的歌

    相關文章

    熱點圖集

    看外国黄色片

    <th id="qwkaa"></th>
    <dd id="qwkaa"><track id="qwkaa"></track></dd>
  • <dd id="qwkaa"></dd>
  • <button id="qwkaa"><object id="qwkaa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qwkaa"></th>